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穿越时空的霸王】(04) 作者:whitesheep12
【穿越时空的霸王】(04) 作者:whitesheep12
字数:6208


  第四章。处境危险

  孙策抬头看了看天色,夕阳西落,马上就要天黑了,他可不想露宿街头啊,摇了摇头硬着头皮再次进了工厂里面。

  里面叶孤天正在女人身上忙活着呢,只见他把那个中间的女人整个抱了起来在疯狂地冲刺着,叫嚣道:「老子操你操得舒不舒服?嗯?」

  女人翻着白眼无语楞次道:「舒服……啊……舒服……极了……哦……」
  不多时,叶孤天面露痛苦之色,看来疯狂之下变成了强弩之末,嘶吼道:「可……可……可恶……不行了……要出来……啦……哦……」

  「天少爷……好棒……我又要……又要……高潮……啦……哇……」女人颤抖着身子,淫水从她的小穴里一泻千里般地坠落下去。

  随着「噗滋」「噗滋」清脆利落的两声声响,叶孤天萎靡地朝着车座上坐去,把女人放在里驾驶盘上,女人蠕动了几下腹部呻吟道:「啊……出来了……出来了……天少爷……你要的骚尿出来了……哦……」

  女人把双腿交叉着夹得很紧,两手在三角地带飞快摩擦,一股热流从腿缝里嗖嗖之下,情急之下,叶孤天果断把女人的两条腿拉成一字型,整张嘴冲到她的小穴上去堵住了尿的去处,咕嘟咕嘟狂饮不止,女人的脸红得跟红烧猪蹄一样,就差就找地洞钻了,她也知道羞耻,孙策摇了摇头,那根本就是引以为豪,女人的喜色溢于言表,脸红只是一时紧张罢了,或许是由于他这个不速之客的观看才引起的也说不定呢。

  叶孤天闭眼品味着精液尿液和淫水三者合一的体液,两只手在女人的臀瓣上肆意揉捏抚摸,又惹得女人娇喘连连,撒娇道:「哦……天少爷……不要这样……全部都被别人看见了……好害羞……」

  叶孤天瞟了一眼孙策,无所谓道:「孙策不是外人,他刚才就看过一次,既然有了一次,那么多几次也无妨,我就是做给他看的,就是要看看他能忍耐多久。」
  孙策轻轻拍手,为叶孤天鼓掌道:「好算计!好算计!不过让你失望了,女色之事,我只喜欢郎情妾意,一个可以任凭他人千人骑万人捅的女人,毫无征服过后的酣畅淋漓,你的作风更像是野兽的行径,我是人,所以很克制自己的情欲。」
  叶孤天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撩了下头发,皱眉道:「那你回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孙策双手合十低头叹气道:「你不会以为我对你拙劣的表演感兴趣吧?再次回到这里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不知道回去的路,希望你带我回去。」

  「什么?什么?你敢再说一遍吗?」叶孤天扣了扣耳屎摆出一个侧脸倾听的样子,大概他以为他听错了吧。

  孙策双手一摊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不屑道:「拙劣的表演!你再问一遍还是同样的答案,我这个人比较实诚,说话比较直,伤到你可别往心里去。」
  「小子,你以为我是谁!竟敢公然羞辱我,就算是花姐看中的人,今天我也饶不了你了,要怪就怪你说错话了吧,看来要给你涨涨记性才好,你们三个帮我穿衣服,我现在就要下去撕了他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

  叶孤天本不想多和孙策纠缠,奈何孙策咄咄逼人不把他放在眼里,在自己的下人面前被人赤裸裸地羞辱,这种从未感受过的屈辱让他心口的气焰暴躁起来,他感觉到全身上下像被一团火包围了,唯有用拳头才能让这股愤怒的火焰熄灭下去。

  孙策扭了几下脖子和身子,身体咔咔直响,用手指着叶孤天蔑视一笑:「如果你愿意当我的靶子,我也是很乐意的,动手前你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体格和我打起来胜负谁大再动手也不迟,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好话就到此为止了。」
  叶孤天被三个女人伺候着穿好了衣物,气得暴跳如雷,朝着孙策怒吼道:「啊……啊……你……你……等着……要不是我操逼花了太多精力,今天非得跟你血拼一场,所以我决定等我准备好了以后找你算账,我承认现在的我对付起你来有些困难,不过,你给我等着,少则一月,多则三月,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你的话有点多了,看来我要给你吃点苦头你才会在我面前低下那高贵的头颅呢,痛的又不是我,我是不会介意的!」孙策迈起大步朝着叶孤天走去,越走越快,脸上神情坚定不移,吓得叶孤天惊慌失措起来,他知道现在的他绝对不是孙策的对手,心跳瞬间就快了一个度,可是身子却是不听使唤,微微颤抖了起来。
  转眼间,孙策已经跳上了敞篷跑车抡起了胳膊,叶孤天抱头颤声道:「你……你……你想干嘛?」

  没有多余的声音,是全场死一般的寂静里,孙策用拳头回应了他的问题,重重一拳直击腹部,叶孤天整个人往后面倒去,

  幸好被车座的椅子挡住了,他狼狈地捂着吃痛的腹部,低着头流着泪,面如死灰,抬起双手作投降状,哭着求饶道:「有话好好说嘛,干嘛打我。」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他在孙策考虑的时候翻了个身来到了车的后排座位,弯下身子从女人的衣服堆里拿出了一把大约一尺长的砍刀。
  有了砍刀的他就不得了了,脸上笑得整张脸都扭曲起来,气势汹汹道:「你这个王八蛋!我操你妈逼!我砍死你!呀!」

  他在车的后面挥舞着他的砍刀,孙策却是一脸淡定,这让他更为恼火,一气之下直接挥刀直面孙策,可孙策是谁?这些微末伎俩哪入得了他的法眼,他从容一跃一脚连人带刀把叶孤天踹倒在车上,没有再给叶孤天喘息的机会,直接一脚干净利索地把叶孤天的脸踩了下去,脚下杀猪般的惨叫声吓得旁边三个女人花容失色,她们也不敢上前,早就躲在了一旁,此时看到向来强势的叶孤天如条死狗般被人踩在脚下,唯有轻轻呜咽起来,只是不知道她们是发自真心的还是被吓哭的。

  孙策拿起掉落的刀,用手指轻弹了一下,只听见一声清脆悦耳的响声发出了,他怜惜地把刀用女人的衣物擦了擦,笑道:「刀是把好刀,可惜跟错了主人,如今落在我的手上,那么就是我的了,只是它的刀鞘在哪里?」孙策翻了一遍车里的杂物,却是没看到那刀鞘。

  身高有一米九的叶孤天蜷缩着身子靠在车门的一端,瑟瑟发抖,他怕得要死,他知道此刻孙策只要抬手一刀,那么他就必死无疑了。

  他轻低声下气说道:「刀是我家祖传的,刀鞘失传了。」

  孙策失望地摇了摇头,叹息道:「算了,我也不为难你,让你的女人开回市里去吧,天色也不早了。」

  叶孤天连连点头应承道:「好!好!好!香儿,穿好衣服回市里去吧。」
  「好的,天少爷。」那个深得叶孤天喜欢的女人回道。

  趁着夕阳没落山,孙策终于回到了市里,那把刀太显眼了,又不能见光,下车前他就向叶孤天讨了件衣服包裹住了,这样就不会引来旁人侧目,自己照样可以在市里的街道上走得心安理得。

  怀揣着从叶孤天身上脱下来的那件衣服,他回到了住的地方,一进门,就发现了里面的动静与往常不太一样,主要表现在里面的争吵声,白柳儿的房间里传来了男人和女人的对话声。

  男声:「柳儿,最近你都不让我碰,是不是跟孙策那个小子好上了?」
  女声:「不是。」

  男声:「真的不是?」

  女声:「真的。」

  男声:「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碰你,你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吗?」

  女声:「我……」

  男声:「我什么我,你妈个臭逼,吃我的喝我的,你竟然敢给我戴绿帽子。」
  女声:「我没有……」

  男声:「那你给我脱衣服,我现在要干你。」

  女声:「我……」

  男声:「去你妈逼,不打你心里不舒服,赏你两巴掌,贱货!」

  女声:「啊……不要……呜呜呜……」

  孙策感觉到里面的气氛不太对劲,赶紧走到了房门前,他拧了下门把,发现这个门把被反锁住了,然后着急地敲了几下门:「柳儿,喂,喂,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快开门!」

  不多久男人就开门了,孙策定睛一看,这个男人不是别人,居然是神风学校的校长王雨伯,皱了下眉头,他对白柳儿和王雨伯两人的关系并不知情,也就不得而知王雨伯此次而来是为了何事。

  不过从王雨伯那铁青的脸色和裸露的躯体,孙策断然是能想到一些东西的,主要是那根丑陋的细小阳物实在是不能忽略掉。

  王雨伯光着身子一点都没有尴尬的气氛,为人矮胖,但气势上却是很威严,威胁道:「柳儿是我的女人,我就问一句,你上过她没有?」

  孙策不喜王雨伯居高临下的语气,也就不给他好脸色看了,他根本就没把王雨伯的话放在心上,一个箭步过了王雨伯来到蜷缩着身子的白柳儿面前,把藏刀的外套放在床头,安慰道:「柳儿,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女人一旦和男人有了上下级的关系,那么她总是会顾虑重重,她抱着双膝埋着头,情绪很低落,只能听见她在轻轻抽泣的声音,这种时候,她是没脸见人的,也就没有想搭理人的意愿了。

  孙策拍了拍她的肩膀,愤然道:「你是我的『左膀』,你若是被人欺负了,只管说出你的委屈就是,我一定给你报仇的。」

  这话被王雨伯听见就不是滋味了,自己养的金丝雀成了别人的东西,他目露凶光瞪着孙策恶狠狠道:「哼……你说柳儿是你什么!左膀?她是我的,她从学生时代就跟了我,她能有今天的好日子,都是有我的帮助,你是什么东西,敢跟我抢柳儿!」

  孙策来到王雨伯的跟前,一只手拎了起来,啐了口痰:「啊呸!跟你这样又老又丑的男人,根本就没有未来可言,我说,她是我的。」

  孙策一拳打在王雨伯的右脸上,痛得王雨伯哀嚎道:「孙策!孙策!你疯啦!你敢打我,你要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我是校长!」

  孙策没有再理会他的话语,一记猛烈的勾拳往他腹部打去。

  「啊……」

  两下之后,王雨伯像一条死狗一样奄奄一息,孙策把他放在了地上,冷冷地看着他说:「从今天起,希望你记得,柳儿是我的了,她不是你能染指的,如果你以后敢继续骚扰她,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刚才尝到的苦楚的十倍,好了,滚吧!」

  王雨伯看着人高马大的孙策,再掂量了一下自己的身板,也就知难而退,不敢再有爆发,他在地上捡起了他的衣裤穿了起来,有趣的是他脸都被打肿了,下面的那根细小却还硬着,今天他来这里的目的本该是找白柳儿快活一番,可惜快活没有快活到,还白白挨了一顿打,此刻他还偏偏只能忍着痛装起孙子来。
  临走前,王雨伯眼里充满里怨恨之色和恐惧之色,他现在想得东西只有一件,一定要报仇,自己养的女人,说没就没了,这他妈算是什么玩意,再看看自己胯下的肿胀,一定要找个地方去泄泻火才好。

  孙策来到白柳儿的床前,看她衣衫不整的样子,就知道之前她和王雨伯两人之间肯定有撕扯的动作,她的内衣已经撕出了几条口子,实在是太过暴露,不能再穿了。

  看着瑟瑟发抖的白柳儿,孙策强硬地把女人的头抬了起来,问道:「柳儿,你在怕什么?我能感觉到你身子微微颤抖的异样!」

  白柳儿哭得更厉害了,呜咽道:「你这么做,我们没有活路的,王雨伯肯定会叫人把我们弄死的,我好怕啊,怕死!」

  「对不起,打人的时候根本就没考虑那么多,当丑陋在我的面前蔓延,我唯一想做的是阻止它的诞生。」孙策抚摸了着白柳儿的头发轻声道,「看来我们的处境实在是很微妙呢,神风学校我们是不能去了,可是叶孤天他还邀请我打篮球赛呢,总之走一步算一步吧,我就不信王雨伯能把我怎么样,收拾收拾东西,我们换个地方住吧。」

  白柳儿好像由于惊吓过度变得不敢出声了,孙策看到她脸色苍白的惨淡模样有了怜惜之心,不通过她的同意,猛地一把把她的身子抱了起来抗在肩膀上,然后朝着浴室走去。

  浴室里,孙策脱完了衣物,一丝不挂,膨胀的肌肉呈现在白柳儿面前,当然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根曾让她想入非非的巨大阳物。

  孙策的胯下已然昂然挺胸,杀气腾腾,隔着衣物,白柳儿就能感觉到它的强硬,此刻她失落的心情稍有好转,主要是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根巨无霸上面,心里是又害怕又欢喜。

  孙策之所以能变得这么放得开,主要是他在书本上对人体得到了一定的了解,阳物中射出来的东西,不是说射完就没有了,那种叫做精液的东西,并不是他想象中的生命之水,用完了就会没有,它在阴囊里会随时间的推移自动补充,总之就是年轻气盛精力旺盛的时候可以多次使用就是了,而且书上写了很多关于男女交欢的好处,不仅可以缓解压力,还有助于睡眠。

  而今天叶孤天和女人们发生的那香艳场面则是推动他对白柳儿下手的真正原因,对叶孤天来说女人就像是一种玩物而已,而孙策从来都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他不希望他身边的人都是奴才,所谓奴才,根本就不会在关键时候为主子卖命,和朋友一样亲近的上下级关系才是他想要的。

  他认为,他虽为主人,但是不能让下人感到害怕,那样人与人之间无形之间就像隔了一堵墙,这不是他想要的,人心才是他要得到的东西。

  孙策看了看自己下面的小兄弟,无比自豪,但是有一个难处,就是女人很难经得起它的冲击吧,这等天赋异禀的阳物,用现在的计量统计就是长度三十厘米,粗度五厘米,真可谓当世无双的凶器,不过这等惊世骇俗的长度必然难逢敌手,想找一个相应的容器难度可想而知。

  像白柳儿这样的娇弱女子是不可能承受住他的硕大的,孙策深知,也就不能往她的阴部处多想了,无可奈何之下把她整个人都挂在自己的身前,孙策开始用阳物在女人的腿缝间轻轻摩擦起来。

  白柳儿感受到臀沟里那根犹如铁棒般坚硬的阳物在轻轻滑动,微微地眯着眼前,摆出一副神色迷离的样子。

  孙策知道那是女人特殊的信号,这样的动作明显是无比销魂,让绝大多数男人无法拒绝,但是天底下每一杆枪都有对应的洞,他的大阳物根本塞不进她的小阴户,不过受到了诱惑,他也就动得更加卖力起来了。

  他开始踮起脚尖不停摇晃着身子,他的胸膛前女人那丰满的奶子在起伏不断剧烈摇晃,一动随一动,动着动着,紧紧相挨的两人之间有一种地动山摇的感觉,那奶子滑过的轨迹给他带来的感觉真是舒爽极了。

  白柳儿的欲火已经把持不住了,她扭着腰肢疯叫道:「主人!主人!我要,快给柳儿!」

  孙策喘着粗气做着胯下的摩擦运动,艰难地说道:「我看过你的阴户,根本就容不下我的家伙,记住你的任务,你目前要做的是给我带来舒服,接下来才是考虑自己的事情。」

  「是。」

  在孙策的耸动下,白柳儿颤着身子用她的舌头舔弄着孙策的奶头,时不时还一顿猛吸,舒服得孙策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他在这方面的经验实在是太少了。
  孙策夸赞道:「不错的反应,那么我也给让你舒服一下才好。」他把白柳儿的身子放在浴缸的边沿上,这样他俩的高度刚好相当,孙策用他的嘴对着白柳儿的奶子还以颜色,也是一顿猛吸,吸得兹兹直响,白柳儿娇嗔道:「不要,那里,有感觉,好有感觉,哦……」

  孙策不予理会,胯下长枪驰骋白柳儿的腿部,双手紧紧捂着女人的挺翘屁股,埋头猛吸奶,可谓用尽浑身解数。

  女人淫靡的呻吟声在浴室里不断响起:「啊……好舒服……哦……」

  「主人的鸡巴……又大又粗……柳儿……好想要……」

  ……

  白柳儿的叫声如同是一剂猛烈的春药,只会让孙策的荷尔蒙节节拔高,动作也更加疯狂。

  孙策对白柳儿的攻势持续了不知道多久,白柳儿感觉整个身子都要燃烧起来了一般,而孙策也知道自己磨了半天的长枪也要迎来爆发的时刻,身子往后仰去,下身则是往前顶着,发出了一声嘶吼:「我要出来啦,哦……哦……哦……啊……」

  孙策的大腿剧烈的抖动着,他的阳物里喷出了大量的白浆,如同高压水枪般猛烈的射击,一股猛过一股,精液最后都透过腿缝射到了窗帘上。

  他是把他的欲求全都释放掉了,但是白柳儿好像还没达到高潮,做人不能太自私,只顾自己爽,不管别人难受。

  孙策先把白柳儿的裤子撕碎,然后把他右手的食指塞入了白柳儿的阴户里,用力的搅动起来,手上速度快到不能再快,白柳儿在这根手指的抽插下,叫声如鱼得水,极为淫荡,宛如荡妇。

  在孙策剧烈用手指剧烈地侵犯下,白柳儿很快败下阵来,淫水从她的阴户里大量涌出,她闭着眼睛依偎在孙策的怀里喘着大气,没有了再动的念头。

  看着怀中不动的女人,孙策心里极为高兴,看来两人都得到了身体上的满足呢,今天就到这里吧。

  这时候他的肚子咕咕直叫起来,他才想起他还没吃晚饭呢,白柳儿又在他怀里一动不动,看来晚饭是没着落了,无奈之下背起白柳儿往床上走去,睡着了就不会感觉饿了吧。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