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乳畜和肉畜<2>{完}
乳畜和肉畜<2>{完}
 
笺鸿把眼睛一瞪,作势要打:“作死啊,讨打。”二少赶紧跑开了:“一定 要来哦,我去喊莹莹她们去了。” 

“这小子,”笺鸿把门关上,转身看着张芊:“嘴巴上最会讨便宜了。” 

张芊嘻嘻笑了:“你管他呢,有大餐吃就可以了。” 

午饭时间很快就到了,笺鸿、张芊、还有隔壁宿舍的一个叫王雪的女孩一起 去工作间把乳汁给排空了之后才去4号包厢,其他的女孩子们也陆续来了,倒是 请客的二少却讪讪不来。不过没关系,桌上摆着水果和凉菜,先吃就是了。 

“笺鸿你今天的指甲油很好看哦。” 

“小雪你的这件衣服真不错啊,哪里买的啊?” 

女孩子们正在叽叽喳喳的时候,忽然包厢门被打开了。厨师打扮的二少推着 一辆推车就就进来了。 

“美女们,不好意思久等了。”二少优雅的鞠了一躬:“为大家介绍一下, 这位是我们店里新来的肉畜,叫夏宜。来小夏,和姐姐们打个招呼” 

说着,他把推车上蒙着的白布掀开,里面躺着个一丝不挂的女孩子,只在胸 前和腿间点缀了些花果。她艰难的笑了笑:“姐姐们好,我是夏宜,今天第一次 做肉畜……” 

“还是个小姑娘呢。”笺鸿笑道:“第一次见面就要吃你,真不好意思。” 

“没,没关系,”夏宜大概是还有些紧张,说话都还带着颤音:“希望姐姐 们能喜欢我的肉……” 

“这样可爱的妹妹,肉一定很鲜嫩,”许馨都已经忍不住拿着筷子来磨蹭了 :“二少啊,做什么好吃的给我们姐妹补补奶啊。” 

“各位姐姐稍带,大餐马上开始。”二少微微一笑,将那小夏抱到圆桌上放 在那长方形的透明烤板上,然后拿了一块隔热枕头垫在她的发髻下面:“待会儿 姐姐们吃的时候可要记得多多评论哦,小夏等着各位姐姐的点评呢。” 

“咦,后面的龙骨已经被你拆掉了吗?”王雪的眼睛最尖,好像看见她背后 有些血渍渗透出来。 

“没有错,我已经拿去熬了高汤,等会儿就可以端上来,”二少眨眨眼睛: “特地放了几味中药给姐姐们好下奶的。” 

又是一阵排山倒海的声讨,在座的可都还是没嫁人的大姑娘呢,你开什么玩 笑。二少不得不又鞠躬道歉,降尊纡贵来为诸位姐姐们切菜。 

“我要尝尝小夏妹妹的小手。”许磬一点都不客气:“白白嫩嫩的,看上去 就很细滑,味道一定不错。” 

“好,”二少将烤板加热一档打开,热量从夏宜的身下传来,慢慢的烘烤着 她娇嫩的肌肤。这样整体活烤的虽然浪费了整整背面的皮肤,但是脂肪却毫无损 失转化到肉中去了,比外加油脂的味道更美。 

“在肉加热之前,先请姐姐们尝尝凉菜。”二少拿起一把银刀对准夏宜那花 骨朵儿一样的乳头就要切了下去。 

“是生吃乳片吗?”笺鸿忽然道,二少点点头:“笺鸿姐姐果然是见多识广, 这一招,我也是才学来没有多久呢。这一片,就请姐姐先吃吧。” 

说话间,二少已经将连着乳头乳晕那小小的一片横切了下来,由于这把祖传 银刀的特殊功效,夏宜的血立即都被刀给吸掉了,一丝都没有流出来。二少用刀 子盛了那乳片送到笺鸿面前。生切乳片,每一片大小不均,但历来美食家最津津 乐道的无不是美女乳尖的这一点小小嫣红。笺鸿受到这样的招待,自然不敢怠慢, 连忙用筷子夹起那小小的一片,举在目前仔细观看,只见那不过是比一员银币稍 大的一块肌肤,却层次分明的呈现出三种色泽:乳头的分红,乳晕的嫩红和乳皮 的雪白,而那小小的乳头只比一颗赤豆稍微大一圈,滚滚的,分外可爱。 

“快点吃啊。”王雪催促着她,笺鸿看了看夏宜,只见她面带桃红,也正心 情忐忑的看着自己,便将那小小的乳片放入到齿间,贝齿上下轻轻一和,只觉得 一股汁液就飙溅出来,而那乳片也已经断做两结。笺鸿细细的嚼着这嫩肉,只觉 得汁多肉嫩,仿佛是入口即化,真的是好吃极了。 

“真的这么好吃吗?”秋玲听她这么说完,也忍不住哀求二少:“好少爷, 也给我来一片吧。” 

“诸位姐姐少待,”二少不慌不忙:“待我一片一片的为你们片来。” 

说着,他就用极快的速度将夏宜的左乳做成了十来片乳片,均匀的分给大家 吃。而这些吃客们的吃法也各有不同:有好原味的就直接生吞活嚼,也有口重好 芥末的,要在两边都涂上芥末粉才卷成一卷吃下去,还有用生菜裹住,蘸了番茄 汁才一口一口吃下去的。不过虽然吃法千奇百怪,各出新裁,但吃过之后没有不 称赞的,恨的只是这夏宜妹妹年岁还小,乳房发育不够完全,一只鸽乳,只够每 人尝个新鲜的。 

待把左乳食毕,十姐妹们又把目光齐齐的投向了那还完整的右乳。 

二少看出了大家的心声,便按下桌下一个隐藏着的电钮,使那长方形的烤板 转了半圈,好叫那右乳正对着自己。 

开胃凉菜已经吃过了,二少下面要奉献给大家的是一道甜品。众所周知,少 女之乳,虽然未曾哺育,但已经为将来做好了准备。只见二少附在许磬耳边低语 了几句话之后就见她粉脸一红,伸手解开衣襟,将一个杯子拿到乳前,开始缓缓 地往里面挤着乳汁。 

而在她挤奶的同时,二少也从那推车里拿出来一个玻璃罐子,里面装着半瓶 子金黄色的蜂蜜,他拿起一个注射器,从里面吸了一管子蜂蜜,然后将那针头抵 在夏宜那细细的乳孔上,她似乎有些害怕,但乳头却不知不觉的勃起了起来。二 少只稍稍一用力,那细细的针头就插进了她的乳孔之中。 

初开始的时候夏宜也忍不住蹙了一下眉,旋即便转而为满足的轻笑,,二手 的手法乃是出了名的温柔,非常轻柔的将那蜂蜜一点点注射到她的乳管之中,没 过了一会儿,便见夏宜那嫩嫩的鸽乳比之前似乎大了真正一圈,到此刻,二少才 挥动银刀将那乳房齐根削下。 

正好,许磬也把那满满一杯还热乎乎的奶水递了过来,二少重新拿了个小锅, 将那蜜汁乳房放在其中,又将许磬的那杯奶也倒在里面,然后放在一个电磁炉上 加热几分钟后拿下来,只见那白花花的奶子鼓鼓涨涨的,显然是已经将那奶水都 吸收了进去,二少用刀将那奶子分成了十份,挑给各位姐姐一人一份,请大家细 细品尝。 

“好吃。”王雪赞不绝口:“既有乳肉的鲜嫩,还有蜜汁的香甜,当然,还 少不了我们许磬妹妹的奶香了。” 

大家纷纷称赞,弄得许磬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这没什么,没什么。”她 越说,大家越是起哄,二少忽然心里冒出来一个好主意,决定以后有机会再实践 一下。 

蜜汁乳肉吃过了之后,大家对面前的这道大餐更加期待了,几个丫头指指点 点的开始要吃排骨了,只见二少的银刀挥动,不一会儿,夏宜胸口的皮肤都被脱 了下来,露出里面半生的肉,底下的烤板虽然开的小档,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 肉都已经半熟了,正好二少可以放盐倒胡椒粉,均匀的抹上烧烤酱,然后将用小 电锯将那排骨给分拆下来,每个姐妹面前都分着一块。 

烧烤店的圆桌也不同于其他饭店的圆桌,每个座位都是固定的,因为作为面 前都有着一个液化气烧烤架,不用的时候可以收到桌子里面去,烧烤的时候只要 按下一个键,弹簧松开,就会跳出来一个方方的四方架子,底下的液化气喷灯也 随即打开,大家把那排骨放到上面略略烤过,不一会儿就肉香四溢了。 

“二少啊,不给我们拿点喝的啊。”有姑娘抱怨道,二少狡黠的笑道:“我 不是通知过了吗?饮料自带。” 

“讨厌,”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姑娘们还是抵不住口渴,纷纷宽衣解带,拿 起杯子对着自己的乳头开始挤奶,张芊一边挤奶还一边道:“二少,到时候老板 娘抱怨我们今天完不成定额,你要出来给我们作证的啊。” 

“那是自然了的。”二少欣赏着面前燕瘦环肥,大小不一,但都是那么可爱 的乳房,看着那红红的乳头中飙射出的一股股乳汁,自己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来,姐妹们先干一下。”张芊一手掩着胸,一手举着杯子站起来:“祝大 家永远青春美丽,奶水充沛。” 

“一定要多点奶水才好。”许磬抿了一小口:“喝自己的奶水,还真不太习 惯呢。” 

“是啊,我就没怎么喝过自己的奶水。”王雪一边啃着排骨一遍道:“这排 骨挺脆的,真好吃。” 

“二少,我要的爪子可以给我了吗?”许磬望着小夏那已经飘着白烟的小手 哀求着二少,二少望着她那圆滚滚的奶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许姐姐,让我 吃吃你的奶子,就好了。” 

“我这就给你挤,你把杯子给我。”许磬以为他要喝自己的奶水,就伸手找 他要杯子,谁知道二少可打的不是这个算盘,他轻轻的摇了摇头:“许姐姐,我 要从你那儿吸出来才好。” 

他这话一出,许磬登时脸就红了:“你是二少,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姐姐,我哪里有。”二少色迷迷的盯着她那一对鼓胀胀的奶子:“只是想 喝一点新鲜的嘛。” 

“挤出来就不新鲜了啊。”许磬发现他的目光不对,连忙掩住胸口:“真是 色狼。” 

“那也没有直接喝的好啊。”二少是垂涎欲滴了:“就喝两口,好不好?” 

“让他喝吧,”王雪和张芊两个起哄道:“让他喝吧。” 

姐妹们都起哄起来了,许磬也没有办法,只有羞答答的站起来,一手拖住左 乳,含羞道:“只许喝两口哦。” 

二少立马颠颠的跑过去,先嗅了嗅那扑鼻而来的奶香,而后才将那红红的乳 头含到嘴里,用力一唆,只觉得一股乳汁飙射出来,灌了他满满一口,他赶快将 这口奶水咽下,却并不着急吸第二口,而是用嘴唇将那奶头含着,好好的磨了一 会儿,才吸出了第二口奶水。 

待他松开许磬的奶头,她早就面色潮红,小心肝砰砰的跳个不停了许磬。红 着脸坐下,扯了一张餐巾纸将他留在乳头上的口水擦掉,只不过抬头看二少的目 光,却不由自主的变得温柔了些许。 

二少果然是言而有信,当即便把夏宜那一只已经烤的又焦又香的小手割了下 来呈给许磬。许磬接了盘子,吹了吹,也顾不得什么凤仪,两只手齐上,撕扯着 夏宜那香嫩多汁,外焦里嫩的小手。不时的扯下一根手指头在那蘸酱碟中打个滚 儿,吃的津津有味。 

“我也要吃,二少。”王雪望着另外一只小手,也巴巴的叫道,二少坏坏一 笑:“雪儿姐姐,让我也喝两口吧。” 

王雪脸红了红:“讨厌呢。” 

“那我把这个也给许磬姐姐了。”二少故意作势要斩断那手腕,王雪连忙站 了起来:“给你喝就是了,不许多喝啊。” 

“我明白。”二少忙凑过去,也扑在她怀里,叼着那香嫩的乳头好好的唆了 几口,将她那又香又甜的乳汁咕咕喝了两大口方才放开。王雪拿餐巾纸擦了擦乳 头,接过二少递给她的那只小手归位坐下吃去了,其它的姐妹们也都望着烤板上 那已经开始热气腾腾的雪白身子,琢磨着从哪儿开始吃起。 

二少又将那烤板转了半圈,使夏宜那雪白干净的小脚丫子冲着自己。那五个 微微弯曲的脚趾头已经被热气熏得有些变白了,可是还是那么可爱。他快速的挥 动银刀将那两个小蹄子斩了下来,却不递给任何一个姐妹,而是将它们竖立着放 在烤板上。随后二少开始将夏宜小腿上的皮肤一点点的剥下来,露出里面已经烤 的变成了灰白色的肉,一边刷上调料,一边用刀片成薄片,轮流分给众位姐妹。 

由腿向上吃过去,每块地方都只吃了一点,待吃到夏宜的大腿根地方的时候, 还剩下了不少。 

“这烤肉真不错。”张芊抿了一口自己的奶水:“恰到好处,不焦不燥,既 保留了原来的水分,又带有烧烤后的香气。二少,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难得姐姐这么夸奖我,那这个小蹄子就送给姐姐补身体了。”二少将那已 经熟透了的蹄子送到张芊面前,她却微微笑着站起来:“看你这么乖,姐姐就让 你来喝姐姐的奶吧。来吧。”说着,她托起那一对丰满的玉乳,手指还有意无意 的掐弄着那红通通的乳头,似乎从那乳孔中正要挤出奶水来一样。二少自然不会 拒绝这样的好事了,连忙就凑上去含住张芊的右乳,使劲的吸着她那甘甜的乳汁, 张芊也没规定他只能喝几口,只是微微的看着他笑,一边还对姐妹们笑道:“看 见没,喝的多像个孩子啊。” 

二少好好的喝了几口才意犹未尽的将那乳头吐出来。张芊擦了擦乳头,含笑 坐了回去,拿起那嫩嫩的小蹄子津津有味的啃了起来。 

还有最后一个小香蹄,该给谁好呢,二少的目光在两周巡视着,众家姐妹都 已经吃的不亦乐乎了,喝着自己的奶水,或者交换尝着别的姐妹的奶水,一个个 都解开了衣扣,松掉了胸罩,玉体半露的挺着那一对对尺寸各不相同的玉乳,叽 叽喳喳的说着话。他看了一圈,用铲子铲起那最后一个小香蹄,端送到笺鸿面前, 道:“笺鸿姐姐,我知道你已经有男朋友了,所以就不用给我喝奶了。这个送给 你吃。” 

笺鸿脸红了红,接下了那个小蹄子,轻轻地道了声:“谢谢。”张芊一边啃 着那小蹄子,一边用胳膊肘捅了捅她:“二少好绅士啊。我都不习惯了。” 

二少回到他的位置上继续忙碌着,笺鸿红着脸:“别瞎说。” 

“真的,”张芊小声的道:“说不定二少真的喜欢你呢。你看,他在看着你 呢。” 

笺鸿的脸越发的红了:“别开玩笑了。” 

二少娴熟的将夏宜的两条大腿骨拆掉之后,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她那肚子 上,因为大家隐隐约约的似乎已经闻到了一些肉香,再就是已经有眼尖的发现, 夏宜那嫩嫩的小穴两片阴唇都已经被用针线缝合了起来,这样做,肯定是有什么 道理的。 

“汤也差不多该煮好了啊。”二少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道。只见他拿起那 把银刀,轻轻地在夏宜的肚皮上来回摸了几下,仿佛是个有经验的瓜农在挑选西 瓜一样,最后还是选定了从她的那个小肚脐眼那儿入手,竖着一刀将夏宜的肚子 分成了两半,登时一阵白雾袅袅从那创口里升腾了起来,二少用刀子在她肚子上 画了一个圈儿,隔出来一个圆形的口子。众人一齐望了过去,只见夏宜的那肚子 里面原来早就被二少做成了肉锅,里面的内脏一些被去掉不要,一些被切碎了码 在里面,浇上水,搁好配料,在大家吃着烤肉的功夫里,这锅高汤就在她的身子 里慢慢的熬好了。 

“姐姐们先吃块龙骨。”二少拿着汤勺给众家姐妹们舀着汤,每人都分到了 一两块龙骨,上面的肉很多,又在这少女的体内闷了这么长的时间,可谓是入口 即化,香甜无比。 

“这汤好好喝哦。”秋玲惊叹道:“二少,你是用什么炖出来的啊。” 

“当然是对各位姐姐的无比爱意了。”二少厚着脸皮笑道:“这里面放了好 多中药,都是下奶催乳的,姐姐们一定要喝完啊。” 

“哇,这个是夏宜妹妹的卵巢吧,让我捞到了!”王雪大惊小怪的道,只见 她用勺子配合着筷子夹起来那小小的一块卵巢,大约只有她的拇指头大小,也真 难为她能找得到。王雪将那小小的一块肉放在唇边吹了吹,待它稍稍凉了一些后 便送到口中,闭着双目好好的享受着这个难得的美味。 

要知道在市场上,少女的子宫与卵巢是与双乳、外阴并称为三宝的绝佳滋补 品,乃是家居养生、馈赠亲友的不二礼品。 

“味道很不错吧,”二少望着她,呵呵的乐了。王雪细细的咀嚼着那块细滑 的肉,只觉得里面浸满了汁水,却又还带着一丝韧劲,实在是舍不得就这么吞咽 下去,可惜那一小块毕竟就只有那么大,最终还是要到她的肚子里安家。 

“味道真美啊……”张芊忍不住赞叹道,那汤味道鲜,色泽浓,她都已经喝 了一碗了,还忍不住又喝了一碗,并且还捞了两块肉吃。 

“还有最后一点汤,留给夏宜妹妹喝吧。”笺鸿提议道:“让夏宜妹妹尝尝 用她的身子煮出来的汤是个什么味道。” 

“好啊,”大家一致同意了这个决定,让二少把最后一点汤盛了起来单独装 好,王雪一再的叮嘱他:“这个,是给夏宜妹妹喝的,你不许偷喝哦!”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放心吧。”二少将夏宜的头一刀砍下来之后小心翼 翼的装进培养容器之中,再过四十八小时,她就能从里面走出来了,不过还很虚 弱,需要在床上再躺两天,等到第五天才能活蹦乱跳的在院子里走动。相信,有 她来了,琦琦的工作会轻松很多。二少拎着装着夏宜的头的容器走到后面专用的 肉畜培养室里面,琦琦的头已经送来了,她正在编号为17的培养槽里面睡着。 二少隔着钢化玻璃看着她,琦琦双目紧紧的闭着,似乎睫毛上还沾着血迹,不知 道是哪儿粗心的伙计,居然不给她好好的洗洗脸就放了进来。 

二少把夏宜的头安放在那个新买来的培养槽里,娴熟的将那些程序打开,激 活她大脑中的再造生物芯片,培养槽中的营养液迅速的分解合化,按照她的nd a图谱一点点的搭建起来,用不了多久,她的身子就会长出来。 

他离开了21号培养槽,又回到琦琦身边,望着她沉睡时候的娴静,似乎在 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