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适应了领导的尺度
适应了领导的尺度
 娇嫩鲜红的肉缝间,饱和的蜜汁顺著缓慢动作的手指滴滴嗒嗒地淌下来,瑟-
缩的阴唇早已舒展开伏在洞口的两侧,小洞幽深泥泞,每当冯蕊不堪刺激而耸动-
屁股的时候,洞内粉红色的嫩肉蠕动得便更加厉害,蜜汁几乎是连成一道细线。
-
-  突然一下子将手指抽出去,然后赵田将指尖贴在已经扩成圆形并散发出一股-
幽香的穴口上,手指时而向前,时而向后,时而左移,时而右闪,既不进入也不-
离开,粘著无规则乱摇乱晃的美臀玉股,始终保持与穴口零距离的间距。-

-  屁股摇晃得越来越急,手指不时被浅浅吞入半个指尖,带给小穴一阵舒身爽-
体的快感,难以忍受的酥麻酸痒瞬时宣泄了许多,可是好景不长,指尖很快缩回-
去。这种感觉就好比是被非洲毒蚊叮过的大包,奇痒之处被挠了一把后便再无下-
文A其难受程度不言而喻。
-
-  冯蕊就像是被千万衹蚊虫同时叮咬似的,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酥痒难耐,
-她不住地乱扭腰肢、乱摇屁股,可身后的手指就是不给她解痒。
--
  长时间的追逐手指不果,渐渐,她的动作慢下来,可就在这时,她发现手指-
也慢下来,而且指尖正对著小穴中心。心中一阵暗喜,她先是做势停下摇曳的屁-
股,然后猛地向后一顶,顿时,小穴成功地将手指吞进了大半根。可狂喜的时间
-不长,屁股刚耸动两下,小穴便一鬆,空虚的感觉袭来,手指再次脱离了穴口。-

-  「呀……不要……」冯蕊发出撒娇般的腻声嚶嚀,脖子快速地扭过来,嘴中-
娇喘吁吁,眼内秋波流转,羞涩、不耐的眼神向赵田荡过去。
--
  「一会儿说想要,一会儿又说不要,我不知道妳到底想说什么啊?来,清清-
楚楚地告诉我妳想要什么,不然我可走了。」看著冯蕊会说话的眼睛中表现出十-
足的骚媚之态,赵田料想她的心中衹怕除了情慾,什么廉耻、自尊都已不復存在
-了,于是他将手指送到小穴里面,轻轻搔弄她的穴口,同时身体前倾,捉搦的目
-光更近地聚焦在她娇羞一片的脸上。-
-
  「别,不要走……呀……羞死啦。」一句不要走刚出口,冯蕊就知道自己被
-赵田戏弄了,脸颊不由一阵火热,小手连忙举起来悟在脸上。-
-
  这个家伙,真是坏透了……心房怦怦怦一个劲地乱跳,下身被他触摸的地方
-像是陡然燃起了一堆烈火,火热烫人的感觉衝得她一再发出加粗、加急的娇喘,
-胸部开始连绵地起伏不停,而双膝也在这时向左右分开,腰肢更是不堪刺激地连
-连抖颤。-

-  「好,不走,我不走,可是妳得告诉我妳想要什么啊?要不我不知道该怎样
-帮妳啊。」
-
-  「妳坏,妳,妳,妳就知道装蒜,啊……啊……别再逗人家啦,啊……我,
-我这里痒,想,啊啊……想,想要妳的手指……」
--
  「这里是哪里啊?还有妳要我的手指干什么?奇怪,妳的话我怎么一句也听
-不懂。」冯蕊的娇羞女儿态刺激得赵田兽慾高涨,他极慾听到能更令自己兴奋的
-话,于是语调变低、变柔,开始极力地蛊惑冯蕊。-

-  「呀……妳听得懂的,啊……啊啊……妳在欺负人家,不要……啊啊……啊
-啊……」-
-
  「说嘛,我真的不懂,来,听话,把手拿开,让我看看妳发骚的小脸蛋。」-
-
  「啊……啊……啊啊……赵总妳坏,啊……就喜欢听人家说,啊……啊……
-说下流的话,怕了妳啦,啊……啊……我,我,我说好啦。我……我的下身……-
啊……啊……好痒,想,啊……啊啊……想要妳的,妳的,啊……啊啊……妳的-
手指插进来,啊……啊啊……帮我,帮我,啊……啊……帮我摸,摸,啊……啊
-啊……摸几下……」-

-  脸蛋慢慢地从小手中露出来,冯蕊胀红著脸,眼睛羞答答地瞄了赵田一眼,-
然后飞快地垂下来。嘴里一边娇喘,一边说出令自己脸红心跳的浪话。
-
-  「冯小姐,原来是小穴痒啊……哈哈哈……玩女人我最本事啦,好吧,我来-
帮妳止痒。」赵田将手指慢慢插进去,可是当第二指节刚没入穴口的时候,指尖-
突然遇到一层薄膜的阻挡。-
-
  「我的冯小姐,原来妳还是处女啊,想不到,真想不到,妳这么漂亮,又这
-么会发骚,竟然还是个没被男人干过的雏,哈哈哈,真是太浪费了。」赵田小心-
地来回抽送手指,唯恐不小心弄破那层珍贵的薄膜,可尽管这样,他还是弄得冯-
蕊不断发出声声动人的娇喘淫啼。
--
  抽出食指,赵田将中指加上去,两根手指一起挤入狭窄的小穴中。小穴又热-
又紧,在抽送时不时感味到穴壁嫩肉的收缩蠕动,而且小穴里面似乎还有著某种
-吸力,拽著手指直向深处挺进。
--
  没想到会遇上处女,更没料到会碰上会吸的名穴,一时间,赵田又是狂喜,-
又是得意,另一衹手也伸过来,拈起从褶皱中怒放出来的阴蒂捏在指腹之间,时-
而捻,时而磨,极尽挑逗之事。-

-  「呀……啊,啊,啊啊……别弄那里,太,太,啊……太刺激了……还是,
-还是弄我的,啊……我的下身吧……啊……啊……」
--
  「弄这里不好吗?冯小姐,妳其实是一个很骚很淫的女人,才叁杯酒下肚,
-就骚浪成这样,哪像是未破身的处女!别再偽装清纯了,叫吧,扭吧,把妳淫荡-
的本性都表露出来吧。」-

-  听赵田这般一说,思想意识正处在朦朧状态的冯蕊惯性地为自己今晚大异于
-平日的反应找到了理由,自己之所以这样,不仅是因为酒,更主要的是自己淫荡
-的本性。
--
  堵在心头上的疑虑消失了,虽然羞耻心冒了些许出来,令她感到难堪,感到-
有些无地自容,但心情也在这时放鬆下来,就像甩掉了一副重担,相连锁的,没
-有心事纠缠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快感一波波如浪潮般不断地衝击向下身,既有
-不堪忍受的刺激,又有飘飘慾仙的舒服。-

-  「啊……啊……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好美的感觉,啊啊……啊-
啊……妳想怎样……啊……啊啊……都随便妳好啦,啊啊……啊啊……」脑袋后
-仰,星眸迷乱,开啟的红唇间越来越高亢地哼出连绵而杂乱的呻吟。
-
-  「我想怎样都可以吗?哈哈……冯小姐,光是手指就受不了了!我这里还有
-比手指更粗更硬的东西呢,妳想要吗?」
-
-  「要……我,我,我要……」冯蕊趴在沙发上,腰肢像是要探求更大的满足
-那样摇摆著,脑袋下垂、羞答答地点头做答。
--
  我怎么会说出这么丢人的话!呀……羞死啦……冯蕊知道赵田所说的比手指-
更粗更硬的东西暗指什么,她更知道自己今天是打算把保存了二十叁年的处女贞
-操交给男友钟成,而不是他的客户赵田,可是强烈的感官刺激使她完全控制不了
-自己。-

-  对不起钟成,本来想把第一次交给妳的……对不起……心里一边在自责,一-
边屈从于情慾甘愿赵田夺走自己的初夜。
--
  瞧著她娇羞低头的可人摸样,赵田衹觉得人生得意处尽在这一瞬间,胯间不-
由一阵暴胀,于是他急忙拉开裤链。
--
  阴茎几乎是跳出来的,一耸一耸地在空气中来回振动,使得表面蜿蜒著几条-
凸露出来的紫黑血管的阴茎更显巨大狰狞。其下两团阴囊看起来份量十足地悬垂
-著,而其上,鸡蛋大小的龟头中央开有一个暗红的裂口,像是为马上能尝到处女
-鲜血那样,正贪婪地溢出几滴透明的涎液。
-
-  「来,双腿劈开,屁股再翘高些!」赵田拍了拍冯蕊的屁股,等她跪在沙发
-上摆好等待插入的姿势后,便伸出两手抓住她的蛮腰牢牢地将她固定,然后挺起
-小腹将阴茎向前顶去。
--
  「啊啊……啊啊……」龟头一接触到小穴,冯蕊就哼出甜美腻人的娇啼,屁
-股惶急地左右摇晃,肉缝里的蜜汁一个劲地直往外溢。-
-
  「赵总,给我,啊……啊啊……我下面好痒,啊……啊啊……快,快点插进
-来……」冯蕊完全拋开了羞耻心,淫声浪语不迭地从口中喷出。-

-  「想要我的棍子是吧!想要我干妳是吧!小荡妇,给妳,我现在就给妳。」-

-  扑哧一声,壮硕的阴茎雷霆万钧地刺入到小穴中,娇嫩的穴膜瞬时被撑得鼓-
鼓地不留一点空隙。浊白的蜜汁激溅,射在她的大腿上,拉成一道道长丝,慢慢
-地滑落地上。-
-
  「啊……好美,啊……啊啊……呀……疼死了,妳轻点……」这最初的一击-
就令冯蕊达到了一次小高潮,可是她的小穴实在太窄而赵田的阴茎又很壮硕、再
-加上刺入得又很蛮横,于是美上天的感觉衹是停留了一瞬,随之穴口便感到一阵
-似被撑裂的胀痛。-
-
  龟头陷入到团团柔软而温暖的嫩肉包围中,随著进入,龟头被小穴夹得越来-
越紧,而酥麻的感觉也越来越盛,赵田爽得真想一口气捅破那层处女膜,可经验-
丰富的他知道处女是不能这样浪费的,于是在龟头刚刚接触到处女模时,他连忙-
将前刺的动作停下来。-

-  「疼吗?那我退出来好不好?」腹部回收,在龟头即将离开小穴时旋转著研-
磨一下穴口,然后再慢慢地顶进去直至碰上处女膜。如此这样的动作,赵田重復-
了一遍又一遍。
--
  每当阴茎向外退出,虽然小穴的胀痛感缓和了许多,但一股寞名的空虚感却
-转瞬袭来,使她情不自禁地想要得到填充、想要得到安慰,而每当阴茎插回来撞
-到处女膜上时,空虚感是消失了,可是小穴却又变得胀痛无比,一时间,时而想-
要又时而不想要,两种矛盾的心情始终在心中纠缠不清。
--
  渐渐的,小穴开始适应了赵田的阴茎,胀痛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可与之-
呼应的,酥痒难耐的感觉却节节攀高地从小穴内部升起。而每当阴茎插进来时,
-这种感觉就越发强烈,直将冯蕊紊乱的心扉撩拨至极点。不久,她停摆的腰肢再-
次淫荡地扭起来。
--
  慾知后事,下回再说